东南配资

您当前的位置 : logo >  娱乐 > 明星 > 正文
投稿

豆瓣开分6.1 蔡徐坤能救“《奔跑吧》”们吗?

2020-06-15 10:51:24 来源:毒眸

《奔跑吧》第四季豆瓣开分6.1,成为近六季以来豆瓣评分最高的一季。

这也许源于主要MC成员的更换。或许是为了一扫上一季的颓势,同时弥补离开成员的空缺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再度将主要成员进行了“大换血”——

《奔跑吧》第四季成员(图源微博@奔跑吧)

“由于个人工作安排”退出的陈赫、邓超、鹿晗、王祖蓝仍未回归;上一季参与的朱亚文和王彦霖在本季也选择了退出,黄旭熙和宋雨琦因为疫情影响无法到场,或将在日后回归;新一季中补位的固定嘉宾变成了擅长造梗的沙溢、郭麒麟和顶级流量蔡徐坤。

东南配资而毒眸发现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正式播出之后,观众的评价也陷入了两极分化的趋势:一方面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播出当晚的直播关注度力压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四季,打造了一个良好的开局;另一方面,认为《奔跑吧》第四季不够好看的质疑声频频出现,不少观众表示第一期“缺少笑点”,昨晚上线的第二期有很明显的“篇幅差异”。

这个已经走到第6年的常青综艺品牌,虽然在试图努力创新,但仍旧身处在“中年危机”的舆论困境之中。而《奔跑吧》背后的卫视综艺,似乎同样陷入了困窘的怪圈。

《奔跑吧》的“中年危机”

《奔跑吧》第四季开局的成绩并不差。

东南配资昨晚第二期播出后,“奔跑吧”等关键词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,“杨迪要暴打蔡徐坤”最高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,话题阅读1.7亿,讨论达到8.4万。

东南配资从收视来看,索福瑞数据显示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第一期拿下了2.582%的CSM59城收视和1.29%的CSM全国网收视,均位列同时段排名第一,与第三季1.334%的CSM55/59城收视和1.17%的CSM全国网收视相比,得到了显著的提升。并且根据酷云数据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播出当晚的直播关注度达到近1.63%,高于同一天播出的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四季。

东南配资新嘉宾的入驻,也没有带来十分明显的尴尬感。

东南配资早在《了不起的挑战》《明星大侦探》等节目中就贡献了许多综艺名场面的沙溢,加上他本身也以嘉宾的身份参加过往期《奔跑吧》,和嘉宾不会有生疏感,在第一期开篇看到按照嘉宾们形象制作的人偶时,就“自来熟”地呼唤导演团队“退钱”;

郭麒麟虽然是首度参加《奔跑吧》录制,但是相声演员思维敏捷、说话风趣的优势能够帮助他更好地融入节目,第一期裤子掉了的名场面就是出自于他,第二期中还提出沙溢长得像毛利小五郎,自带亲切感;

东南配资在《青春有你2》积累了一定大众好感的蔡徐坤,继续成为了《奔跑吧》新一季的颜值和流量担当之一,第二期尾声在猜测主题时逗杨迪引得“被暴打”,也成为了第二期的集中笑点之一。

但作为一档老牌真人秀,即使第四季引入了新鲜血液,《奔跑吧》还是不可避免地露出了它的“疲态”。从百度指数来看,“奔跑吧”“跑男”两个关键词,搜索指数均明显低于去年4月26日播出的第三季。

东南配资同时,对于嘉宾的刻画也收到了一部分观众质疑的声音。第一期播出当晚的话题热度并不高,在播出第二天才分别登上微博和抖音热搜的两个话题“蔡徐坤是唯一落榜的”和“蔡徐坤被捏脸”,话题基本聚焦在自带流量的蔡徐坤身上。而第二期节目的隐藏暗线是给嘉宾设置配资公司 蔡徐坤的任务,让他们不着痕迹地引导蔡徐坤完成任务,这就导致了部分观众认为给蔡徐坤的篇幅过多,像是他的“个人特辑”。

而观众的反馈中,更多不满的声音主要集中在,《奔跑吧》第四季“变了”。

《奔跑吧》第四季第一期节目中,原有的撕名牌等对抗性较强的环节尽数消失,转而以“人生档案馆”为主题,让嘉宾们通过掷骰子、答题游戏和做选择题等方式,对于虚拟人生中面临的重要关口做出选择,最终在“人生档案馆”回首自己度过的“一生”,打起了“鸡汤”风的煽情牌。

对于基调一向偏向轻松快乐的《奔跑吧》系列来说,减少了游戏环节的篇幅,又突然选择较为沉重的主题,很容易让既有受众感到不习惯。“游戏环节实在太水了。”有观众表示。

东南配资从打煽情牌的角度来看,“人生档案馆”中设计的关卡,比如通过掷骰子决定外貌、人生中的理财直接改为买彩票、以“是否植发”“是否通过前任的好友申请”等问题的答案作为重要人生节点的选择等,或许是想增加节目的综艺效果,但在呈现效果上又似乎太过看中“运气”在人生中的决定成分,加之有观众认为选择“胎记”“大痣”等作为添加在嘉宾身上的面部特征并作为笑点,这种“拿人外貌开玩笑”的环节令人不适。严肃的话题难以“严肃”起来,也让观众难以共情。

同时,也有观众表示,“人生选择题”的主题与《极限挑战》第二季第十一期的“漫漫人生路”有“撞题”嫌疑,很容易将两期节目进行对比。

东南配资相比之下,《极限挑战》嘉宾团年龄偏大,并且节目组根据虚拟人生中年纪的增长为嘉宾化了老年妆,观众容易产生代入感;而《奔跑吧》嘉宾团整体年龄偏小,蔡徐坤、关晓彤、Justin(黄明昊)三位嘉宾甚至都没超过25岁,本身就对未来的人生选择缺乏“实感”,很难达到煽情的效果。在最终嘉宾们汇聚在人生档案馆、面对拿到了最差的“孤独终老”结局的Justin,郑恺也笑称“这道问题对于18岁的小贾来说有点太难了”。

东南配资事实上,“变味”和疲软并不是《奔跑吧》一档节目面临的质疑。以《奔跑吧》为代表的卫视综艺,似乎都在逐渐失去观众的热情。

湖南卫视的衰弱就是一个最佳例证。2018年10月,在湖南卫视的青春观影会上,湖南卫视曾提出以“确幸”“首创”“价值”三张王牌联合出击,打造更强的周末场。其中,周五的“确幸”牌,就包括着重推出《声临其境》第二季、《幻乐之城》第二季、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三季和《亲爱的客栈》第三季等节目。

东南配资但在之后的发展中,《幻乐之城》《中餐厅》收视大跌,《亲爱的客栈》《声入人心》口碑下滑,兼有收视和口碑的节目,似乎只剩下了《向往的生活》。而今年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四季开播之后,也同样面临着观众们对于节目“变味了”的吐槽——有不少观众表示第四季广告植入明显增加,“蘑菇屋”好像成了《快乐大本营》的录制棚,新一季中甚至成为了薇娅的直播间,嘉宾来了吃顿饭就走,少了田园牧歌的野趣。

当《奔跑吧》不再“奔跑”,《向往的生活》不再“令人向往”,卫视综艺面对大众逐渐失去吸引力,取而代之的是网综市场的一片红火:

从《中国有嘻哈》到《创造101》,自网综进入大众视野以来,每一年现象级综艺的桂冠几乎都落到了网综的头上;在毒眸配资公司 2018年和2019年的综艺盘点中,每年年度TOP10的综艺中几乎少有新生卫视综艺;在今年开年大爆的《青春有你》第二季,纵使后期总是面对“后劲不足”的质疑,话题度依然力压老牌卫视综艺《向往的生活》……

卫视综艺的衰弱,和媒介的形态变迁不无关系。在互联网日益普及的现在,电视不再是接收娱乐内容的必需品。根据CSM媒介研究数据,2019上半年全国平均每人每天收看电视的时间(125分钟),与2015年上半年相比减少了31分钟,在短短五年内,下降幅度达到19.9%。腾讯、爱奇艺等视频网站成为了内容市场的重要输出渠道,对综艺的收视情况也形成了进一步分流。

东南配资同时,平台的内容制作和输出能力与过去相比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提升,网综不再是廉价的代名词,大投入、制作精良的网络综艺从质量上已经能与卫视综艺分庭抗礼。早在2017年,陈伟就曾在《财经天下》的采访中透露,《中国有嘻哈》的12期节目是在4 ~ 5个演播厅内搭建13 ~ 14个美术场景中完成的,来作为真人秀情节发生的舞台。而2018年的《热血街舞团》专门搭建了拥有40多个不同场景的“热血之城”,总面积达3-4万平米,相当于4、5个足球场。

另外一点被广为诟病的,是卫视综艺的创新力不足。有观众告诉毒眸:“有时候看到新综艺是个电视的综艺,可能就不是很想看,因为总感觉电视综艺没有什么新的东西。”

毒眸往期文章《2019年,综艺行业为何没有出现下一个“蔡徐坤”?》中提到,从总体的创新能力来比较,网综已经完成了对台综的全面超越:云合数据显示,2019年网络综艺上新162部(含衍生综艺30部),电视综艺共上新93部,远低于网络综艺;艺恩数据也显示,2019年季播综艺TOP50之中,台综“综N代”的占比远远大于网络综艺。

而究其根本,一方面是因为电视媒介和网络媒介的受众存在差异。在年轻一代普遍惯于使用网络的现在,电视媒介面对的大众相对

文章来源:毒眸 责任编辑: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商界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商界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炒股配资 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炒股配资 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商业 / 中国股市
不良炒股配资 举报信箱    配资开户 邮箱:5997 [email protected]  
配资公司 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炒股配资 | 配资开户 我们
中国商界网 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7